马江海战
发表时间:2008-06-13 

闽江下游,从福州东南乌龙江与南台江汇合处,至入海口的一段的俗称马江,又名马尾。建有著名的马尾港,是福建 船政舰队的基地,也是重要的通商口岸。马尾港距离省城福州仅百里,又是福建的重要屏障。此外,马尾还是当时中国最大的造船厂和最大的海军学校所在地。因此,马尾的战略地位相当重要。19世纪80年代初,中法战争爆发,法国扬言,如果中国不接受法国提出的要求,法国便要占领福州的港口作为“担保品”。

1884年7月12日,法国政府向中国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在7天内满足“撤军”、“赔款”等蛮横要求。7月14日,在孤拔率领下,法国军舰以“游历”为名陆续进入马尾港, 驻在马尾港的中国海关于不但不予以制止,反而给予法舰“最友好的款待”。


清流健将、会办福建船政事务大臣张佩纶,后娶李鸿章之女为妻,著名作家张爱玲即是其孙女

但法国舰队并不是来作客的,进入马尾港后,法舰 停泊在罗星塔前的马江江面上,占据有利位置、侦察地形,于福建船政舰队的军舰相邻而泊,给中国军舰、福建船政造成了极大的威胁。清廷特派主持福建沿海防务的会办福建船政事务大臣张佩纶立即发电,请求其他三洋舰队派舰支援,但只有广东水师派了2艘军舰。在搬救兵的同时,张佩纶及船政大臣何如璋、福州将军穆图善等多次致电清廷询问战守之策,但得到的多是“彼若不动,我亦不发”之类的命令,于是便不顾水师将领的请战,下严令“无旨不得先行开炮,必待敌船开火,始准还击,违者虽胜尤斩”。就这样,海战尚未开始,中国海军的手脚就被束缚起来了。


法国舰队旗舰“窝尔达”

至开战前,先后进入马尾港的法国军舰有10艘,总吨位约15000吨,装备火炮77门,而中国军舰虽有11艘,但总吨位仅9800余吨,装备火炮50余门。且中国舰队的军舰大都采用立式蒸 汽机,机器在水线之上,又无护甲,极易被破坏,装备的火炮又基本都是前膛炮,既没有装甲,威力、射速又都不如法国军舰装备的后膛炮,更为不利的是,法国舰队还装备了当时的新式武器——机关炮、鱼雷。

法国远东舰队

舰  名 舰  型 吨位 马力 人数 炮数
窝尔达(旗舰) 木壳巡洋舰 1300 1000 160 9
凯旋 装甲巡洋舰 4127 2400 410 21
杜居士路因 铁胁木壳巡洋舰 3189 3740 300 10
费勒斯 木壳巡洋舰 2268 2790 250 5
德斯丹 木壳巡洋舰 2236 2790 250 5
野猫 炮舰 515   120 9
益士弼 炮舰 471   120 9
腹蛇 炮舰 471   120 9
45号 鱼雷艇        
46号 鱼雷艇        

福建船政水师

舰 名 舰 型 吨 位 马 力 人 数 炮 数
扬武(旗舰) 木壳巡洋舰 1560 1130 200 11
永保 木壳运输舰 1358 150 150 3
琛航 木壳运输舰 1358 150 150 3
福胜 蚊子船 250 389 26 1
建胜 蚊子船 250 389 26 1
艺新 炮舰 245 50 30 5
伏波 炮舰 1258 150 150 5
福星 炮舰 545 80 70 5
济安 炮舰 1258 150 150 9
飞云 炮舰 1258 150 150 7
振威 炮舰 572 80 100 5


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

1884年8月19日,法国再次向清政府提出勒索巨款的最后通牒,遭到清廷断然拒绝,8月21日法国政府令驻北京代理公使撤旗回国,同时下令孤拔准备开战。22日,孤拔接到法国政府命令,当晚8时法国各舰舰长召开作战会议,决定于次日下午2时左右,利用退潮转移舰身之机,向中国舰队发动进攻,此时法国军舰可以利用舰艏攻击中国军舰的舰艉,舰艉是军舰最为薄弱之处,极易遭到破坏,而且被限令停泊中的中国舰队即使作出反应,也要做整个半圆形的回转,才能调转船头作战,如此,法国舰队就占有了“决定性的战略优势”。

8月23日上午8时,为避免港内的各国军舰误会,法国舰队将开战通知送达各国领事馆,并告知了马尾港内的英国“冠军”、“蓝宝石”、“警觉”、美国“企业”等4艘军舰。上午10时,闽浙总督何璟接到法方送来的战书,声明4小时后向中国开战,而何璟竟将此消息对外封锁,直到中午12时过后方才告知张佩纶等人,张佩纶、何如璋闻报后大惊,以中国来不及准备作战为由,命精通法语的福建船政著名工程师魏瀚乘船前往法方,要求延至次日开战。而法国舰队旗舰“窝尔达”号看见中国方面驶来一船后, 认为是中国军舰来袭,孤拔随即下令对中国舰队开火,马江海战爆发。时为1884年8月23日下午1时45分。


战前停泊在马尾的“建胜”号蚊子船

当时,福建船政的舰船有8艘环卫船厂:运输舰“永保”、“琛航”泊于船厂水坪前;旗舰“扬武”率炮舰“福星”、 “福胜”、 “建胜”、 “伏波”、 “艺新”泊于罗星塔上游与法舰相拒;另外3艘炮舰“振威”、 “飞云”、“济安”泊于罗星塔下游海关附近。此外,还有10余艘 绿营福建水师的旧式师船和许多武装舢板,分别停泊于罗星塔南侧。法国军舰与船政舰队相距仅有数百公尺,对中国军舰形成南北夹击之势,所以进攻是从两个方向同时开始的。


马江海战

罗星塔上游方向,孤拔指挥旗舰“窝尔达”等舰集中主要火力攻击船政旗舰“扬武”,以部分炮火攻击其他舰船。 “扬武”来不及调转船头,一面砍断锚链,一面发尾炮还击,第一炮就打中“窝尔达”的舰桥,炸死法军5人,法军又以46号杆雷艇攻击“扬武”,另以45号 杆雷艇攻击“福星”。“扬武”右舷中鱼雷重伤,上层建筑也开始中炮起火,管带张成却弃舰乘舢板逃走。“扬武”舰官兵虽顽强抵抗,但军舰受伤过重开始下沉,在沉没的最后一刻,一名水兵爬上主桅顶挂出龙旗,表示“舰虽亡、旗还在”,最后“扬武”舰和舰上的官兵一起共同殉国。


马江海战

法军46号 杆雷艇击中“扬武”后,随即遭到中国陆军岸炮的轰击, 锅炉被击中爆炸,一人被炸死,军舰完全丧失了战斗力,逃向下游。攻击“福星”的45号杆雷艇偷袭未成,遭到“福星”官兵的猛烈回击。由于距离太近, “福星”舰又没有机关炮,官兵们便用步枪等一切能用的近战武器攻击敌舰,46号艇艇长拉都被步枪击中眼睛, 杆雷艇也多处受伤,急忙掉转船头,逃向美国军舰“企业”号附近躲避。“福星”舰管带陈英指挥官兵击退45号艇后,急令起锚,调转船头攻击敌舰。陈英不顾“弹火雨集,血肉风飞,犹屹立指挥,传令击敌”。他的随从劝他暂避敌锋,他对部下说“此吾报国日矣!吾船与炮俱小,非深入不及敌船”,下令冲向敌舰。孤拔指挥3艘军舰围攻“福星”。陈英大呼“大丈夫食君之禄,当以死报!今日之事,有进无退!”指挥所有火力猛击法军旗舰,但因炮小未能击中敌军要害,在望台督战的陈英却不幸中炮身亡,三副王涟继之开炮奋击,亦被弹簸船上。“福星”舰“死伤枕藉,仍力战不退”。法舰又施放鱼雷,击中“福星”暗轮;接着,舰上火药仓又中弹起火, “福星”号这才爆炸下沉,全舰官兵95人,仅幸存20余人。跟随“福星”之后冲向敌舰的“福胜”、“建胜”两舰是蚊子船,仅在舰首装备有一尊不能转动的前膛阿姆斯特朗16吨大炮,火力很弱,而且马力小、笨重迟缓,无法靠近援救“福星”,只能远距离射击。 “建胜”开炮击中孤拔旗舰,轻伤其舰首。敌舰以重炮还击, “建胜”多处中炮,管带林森林阵亡,由游击吕翰继续指挥作战。吕翰,广东鹤山人,船政驾驶班第一届毕业生, 战前即遗书老母妻子表示, “见危授命,决不苟免”。开战后,吕翰短衣仗剑,督率“福胜”、 “建胜”两舰迎击敌舰,面部中弹,稍事包扎又继续指挥。 “建胜”迫近敌舰时被击沉,吕翰中炮牺牲,年仅32岁。。管带叶琛指挥的“福胜”舰开战后尾部中炮起火,但仍坚持不退。叶琛战斗中面部受重伤,忍痛督炮连中敌舰,最后饮弹身亡,“福胜”舰亦被击沉。罗星塔上游方向的另外两艘炮舰“伏波”和“艺新”,在敌舰发出的第一排炮火中就被击伤起火,遂向上游福州方向撤退。法军旗舰“窝尔达”号追击, “艺新”转舵发炮,敌舰退去。 “伏波”、 “艺新”两舰退出战斗,驶至林浦搁浅。 “永保”和“琛航”两艘运输舰毫不示弱,开足马力撞击敌舰,相继被击沉,舰上官兵全部殉难。


法国“凯旋”号装甲巡洋舰

罗星塔下游方向,船政的3艘炮舰“振威”、“飞云”和“济安”与3艘法国军舰对峙。海战开始后,“振威”舰最快做出反应,立即发炮轰击附近的法舰“德斯丹”号。 “振威”管带许寿山,今砍断锚链应战,迅速反击,并冒着炮火登上望台指挥。与“振威”同泊的“飞云”、“济安”两舰,还没有来得及启锚就中炮起火,很快沉没。法军集中3艘军舰的火力攻击顽强抵抗的“振威”舰。“振威”舰船身多处中弹,遭到重创,轮叶被击毁。 最后关头,“振威”号开足马力向法舰“德斯丹”号冲去,意欲同归于尽。法舰“费勒斯”号急忙以侧舷炮拦击。“振威”舰锅炉中炮爆炸,船身开始下沉。许寿山仍继续指挥顽强奋战。外国的目击者描述说:“这位管驾具有独特的英雄气概,其高贵的抗战自在人的意料中;他留着一尊实弹的炮等待最后一著。当他被打得百孔千疮的船身最后额斜下沉时,他乃拉开引绳从不幸的振威发出嘶嘶而鸣仇深如海的炮弹”,重创敌舰长和两名法国士兵。这位目击者惊叹, “这一事件在世
界最古老的海军纪录上均无先例”。32岁的许寿山与大副梁祖勋被敌舰机关炮击中,壮烈牺牲。

停泊在港内的中国旧式水师的帆船和炮船根本不是法舰的对手, “但见敌燃一炮,我沉一船”,很快被全部打沉。沿江人民自发组织起来的火攻船也多数被毁。

江上激战持续了三十分钟,到下午2时25分,马江海战结束,中国海军将士阵亡700余人,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也在海战中被击伤,后死于台湾。船政舰队覆灭后,当日夜间,沿江居民自发驾驶渔船、盐船用水雷等武器对法国舰队发起火攻,整个23日夜间,马江上下火光冲天,雷声、炮声不断。

转载自:http://www.beiyang.org/bybq/majiang.htm

(责任编辑:)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船政文化网 闽ICP备05019301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马尾区星达路2号  
Copyright 2004-2019 Chuanzheng Culture All Rights Reserve